• 碇內浸信會

信心之旅

講員:黑立言/朱媛夫婦


我和妻子朱媛第一次約會在九份,很高興今天能來暖暖。我們有一兒一女,女兒非常貼心,兒子聰明又溫暖,很得人喜愛。


一年又四天的奮鬥


我的兒子黑筠瀚在小學一年級時,罹患急性淋巴性白血病。一開始,我們對治療都積極配合。剛開始是因為發燒送進台大醫院急診。當天就確診白血病,白血球數目飆到四十萬,送進加護病房。急診值班醫師,剛好是台灣兒童血癌權威、台大醫院小兒部血液腫瘤科主治醫師周獻堂。


當天,主治醫師就擬好作戰計劃,還告訴我們,台大醫院與美國聖裘德兒童研究醫院(St. Jude Children's Research Hospital)有技術合作,他們的兒童腫瘤科是全美權威。再加上,我弟弟黑立國是發明骨髓移植的醫院—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附設醫院的副院長,也幫忙看病歷。我自己也親自閱讀各種英文研究報告,能和醫生討論該怎麼進行治療、化療藥怎麼打等,掌握比別人更多的醫療資源。


感謝神,療程前八個月是順利的。在加護病房那三、四天,打了類固醇,黑筠瀚的白血球數就奇蹟似地從四十萬降到兩千。之後,才六歲的黑筠瀚撐過了一次次的痛苦治療。化療讓免疫力降得極低,白血球甚至降得只有幾十個。我的妻子朱媛總是小心翼翼,每件物品消毒,還要求進入病房的人以酒精洗手,自己也洗到手腫破皮。因為一旦黑筠瀚感染發燒,療程就要暫停,癌細胞就可能捲土重來。


我們每週看驗血報告,就像看生死判書,就怕癌細胞又活躍起來。所幸療程中,幾次驗到癌細胞,都被化療藥壓了下去。但是,在2010年8月,黑筠瀚因為眼睛痛就診,才發現癌細胞已經攻擊眼睛,讓左眼失明。


壞消息接踵而來,針對眼睛的放射治療讓右眼也看不見了,血液中還驗出了變異癌細胞。「防線崩潰了」主治醫師很快擬訂下一波治療計劃:先電療、再骨髓移植、再放射治療。但我們追問,「結果會怎樣?」醫生坦白說,治療後還是可能復發,且兩次針對腦的放射治療一定會造成嚴重損毀,可能是嚴重智商傷害,也可能是半身不遂。所以,我們決定,不治療了,實在不願孩子再受苦。


血癌末期會帶來極大的痛楚,化學治療可能不是為了治癒,而是「管理疼痛」。因為骨頭會爆炸,血管可能也會爆炸,我們曾在醫院遇過同樣罹患血癌的高中女生。她後來已經沒有希望治癒,怎樣都壓不下癌細胞。我們親眼見她因為太疼痛一直尖叫,用頭撞牆。醫療團隊圍著她,卻無能為力。


最後,主治醫師也支持我們的決定。之後,我們只給黑筠瀚打嗎啡,後來甚至連嗎啡都不打了,我們相信,上帝會做最好的安排。雙方家庭也都支持這樣的決定。


這是一條信心之路


兒童白血病化療的時間非常漫長,需要要長期住院猛烈的化療,把血液中的細胞清光,讓新細胞長出來,有殘留的癌細胞,再次打很多化療藥,就這樣反覆的清洗,希望透過這樣的化療把血液骨髓裏的癌細胞清掉,這過程非常辛苦,要長期住院,只能三個月回家一兩週休息,又要再回到醫院住院,我太太留職停薪全心全意的陪伴照顧,那是段非常辛苦的時間。


(朱媛)照顧血癌的病人是蠻辛苦的,我們進醫院時護理長說,一定要避免感染,因為得血癌有時是因感染而去世,並下是血癌本身的病去世。他這樣講之後,那時我還不認識上帝,在我心中有很大的恐懼,怕孩子因感染而去世那該怎麼辦。如果因感染去世的話,我不會原諒自己,在恐懼之下,開始嚴格的要求孩子要洗手,凡進兒子病房的醫護人員,我手上一定有一瓶酒精,就給他們噴。那時的我是活在一個非常的恐懼裏,最大的恐懼是害怕他會去世。回憶起這一段歷程,真是一條信心的道路。


我想信耶穌

之前,我一直沒有信主,但有專業醫學的路似乎已經走到盡頭,我聽過「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我覺得這個意念就是上帝放在我心中的意念,正當我這樣想時,我就打電話問一個以前很積極傳福音給我的同事,他每次傳福音給我,看到我沒感動時,就說我的人生過得太好、太幸福了,可能還不是時候吧,那時我就打電話問她,有沒認識很會禱告醫治的牧師?感謝主,三天內就連絡到住美國洛杉磯的許牧師,禮拜天時他幫我兒子的眼睛做了醫治禱告,兒子的左眼被癌細胞侵蝕是沒有視力的,隔天我叫兒子把右眼遮住,我伸出指頭,他很快就說出123,我覺得很奇妙。


雖然後來他的病情每況愈下,但我仍是真心的做了決志禱告,也跟著兒子用詩篇23篇禱告,兒子在病入膏肓時他對我說,「上帝是了不起的上帝,」我非常驚訝兒子才七歲,他從小就很聰慧,沒想到上帝給他的靈是如此的平安沉穩,這是我非常意外的,他在牧師帶領下也做了決志禱告,之後我發現他的靈充滿了非常出人意外的平安,還會讚美上帝是了不起的上帝,他的禱告關心不只是國家大事而且是世界的大事。我真覺得他的禱告充滿力量,因聖靈與他同在,相當難得。他在2010年10月復發,11月28日回天家…

悲傷但不絕望


他去世之後,他的姊姊還有我們夫妻倆悲傷但不絕望,我雖然那時才信主半年,我知道他與天父同在,但女兒沒有看到弟弟的最後一面,因她來得太晚了。兒子過世,不只對於父母是一種打擊,對於手足也是。兩個月後的一個晚上,女兒突然告訴我說,他看見弟弟了,她說1月13日凌晨有天使叫醒她,給了她一把鑰匙,她打開大門後就進入了天堂,看到草原上有非常多的人,有年輕的、有老的坐在那邊很開心,天使帶她飛雲端的小徑,不知飛了多久後,家裏的阿姨就叫醒了她,要她上學了,所以她的夢就沒了。


她說隔天14日時天使又來叫她,又給她一把鑰匙,她又打開天堂大門進去之後看到一樣的畫面,她就在雲端飛飛飛,不知飛多久後看到很大的聖殿,耶穌親自來接待她。我問,妳確定那是耶穌麼,耶穌長什麼樣子?她說看不清楚,但確定是耶穌,進去後看到黃金的階梯、桌子,裏面非常漂亮,就看到弟弟跟一位穿白衣的天使在讀一本很厚的聖經,突然間夢就醒了。


哇,上帝帶一個孩子回天家去看弟弟。因為她曾經害怕沒有天堂,不知道弟弟去哪兒了。那一霎那,我很感動,原來上帝對我們的愛是如此長闊高深,因女兒沒看到弟弟的最後一面,上帝親自帶她去天家看到弟弟非常的好,內心得到安慰。


靠主 走過喪子之慟

夫妻齊心 面對壓力不吵架


一般家庭發生這樣的事件,夫妻雙方的家人帶來的干擾及破壞是有很大殺傷力的,假如雙方家人因此開始互相怪罪、數落,那麼就很有可能導致離婚。我們因著信仰得著極大的力量及醫治。當時一位牧師主動邀請他們夫婦倆每週與牧師會面一次,「美其名是『聖經研究』,實際上是『哀傷輔導』」,甚至後來朱媛的父母也一同加入,四個人一同與牧師碰面,筠瀚過世後,反而是外婆睡不著,但是透過信仰的力量、牧師的會談,對我們幫助非常大。


與主建立更深的關係─ 聖潔&禱告


我兒子去世這六、七年直到2016年我的心還是一直走在曠野路,雖然聖經說,神是愛,可是我悲慘的遭遇要怎麼說明上帝是愛,我因為對神認識不夠吃了不少苦,直到2016年上帝親自改變我跟他的關係,我到夏威夷接受同工訓練,這對我屬靈的眼光有非常大的改變,首先是過聖潔生活,來12:14「你們要追求與眾人和睦,並要追求聖潔,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我先向主認罪,認罪完後我得著新生命我重生了。重生不是決志完受洗,而是要從認自己的罪開始,我從2016年生命才開始真正重生,開始過聖潔的生活。心裏本來是污穢的,現在追求清潔的心。當時,我們成立了一個筠翰基金會,辦公室是跟卡內基訓練機構共用,很多文具用品都一起用,那時神感動我要把這帳切開來,神感動我不只要有清潔的心,也要有清潔的行為,所以影印多少錢,帳目都清清楚楚、公司分明,這也是過聖潔生活的決心。


2016年我也開始凡事禱告,因腓立比書14:28「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我開始凡事禱告之後,有一些很成功的經驗,當我們開車迷路時,我凡事禱告,問主要右轉還是左轉?過不了一、兩分鐘我們就很快的找到朋友家了。我就覺得禱告真的好神哦!但又有一次,我們坐捷運去餐廳吃飯,不知是在3號或6號出口,我禱告了3號出口,沒想到火鍋店在6號出口旁。其實,這也是上帝給我的功課,上帝讓我知道自已的驕傲,原來我的得失心很重,這麼一件小事都有得失心。


我在工作上也是力求表現的人,上帝讓我藉著凡事禱告愈來愈知道我的驕傲在哪, 神真實的幫助我成為一個更好的領導人,我們在主裏重生就是要結聖靈的果子。我開始聆聽同事的聲音,同事也覺得我變成一個更好的領導者,這是結仁愛的果子,讓同事知道我是願意聆聽他們的聲音,聆聽是一種愛,用愛心來聆聽別人的聲音、家人的聲音、弟兄姊妹的聲音,然後能靜下心來,這就是所謂的愛,結聖靈的果子。


(立言) 我從小就有參加主日學,但我覺得跟我的生活沒啥關係,有點像是補習班每個週末都要去。到了國外讀書自己唸大學,就跟信仰完全脫離了。感謝神,透過兒子再次把我這迷失的羔羊找回來。當我們願意把基督的道跟生活結合時,生命就有更新。


約翰壹書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我們過去所犯的錯只要真的願意認就一筆勾銷完全不紀念,透過悔改就可以把缺點、問題都不再受轄制跟罪的捆綁。其次,要愛慕神的話,我們人生要做很多的決定,要透過凡事禱告請神帶領,才能真正把主耶穌基督當我生命的主,但要知道耶穌會怎麼做,就要先認識耶穌。


如果我們能夠常常讀經、禱告認識神,透過聖靈的帶領,落實在自己的工作、生活中,就能做到主禱文所講的在地上如同在天上,把神國的價值觀帶給我們周遭的人,也可以讓自己的生命和別人的生命都能獲益。


我兒子的生命在世人看來很短才七年多,但如果我們活七十年或一百年,這生命都是有限的,然而只要我們能信耶穌,透過他我們就能回到永恆的家,這才是更重要的事,而我們的信仰是非常的輕省,我們只要口裏承認、心裏相信,就能得到主耶穌基督給我們永生的盼望,最珍貴的禮物。


我曾聽過台北真理堂的主任牧師,他分享自己的習慣,我聽了覺得很有道理,他只要晨禱時有感動,就會為自己做決志禱告。大家會生奇怪不,已經是主任牧師了麼,還需要決志喔,他說做這個決志禱告的目的是增強自己的信心,讓我們再次確認自己是天父的兒女,就可以勇敢的往前行。如果你有感動跟著我做禱告,親愛的父神,我知道你是創造宇宙萬物的神,也管理宇宙萬物,我是你所造的,你為了愛我,派你的獨生愛子主耶穌來到世界上,為我釘十字架,為我贖罪,我在你面前,願意承認我是個罪人,願意打開心門,接受主耶穌基督做我的救主,並讓聖靈上帝住在我心中,管理我生命中的大小事,從今以後我不再拜任何偶像,交接任何邪靈,只敬拜三位一體的獨一真神。感謝主耶穌,讓我回到父神的身邊,我這樣禱告是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求,阿們!


黑立言認為,「苦中作樂」是相當重要的,比如某次在筠瀚化療的間斷期,短暫回到家中,「有天筠瀚說外面天氣很好,我們人多的地方也不能去,乾脆就在家中後院野餐。」


聖經中說,『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但聖經從來沒說,有信仰的人只會有好事發生、沒有壞事。重點是,當你做正確的決定,那麼壞事都會是好事啦!就像我們因為筠瀚的事件,而特別關注兒童癌症。」朱媛則說:「在世界上活出上帝的旨意──就是『愛』,『彼此相愛』是我們短暫的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使命。」


我們成立黑筠瀚教育基金會,幫忙照顧同樣有癌兒的家庭,還常鼓勵身邊有生病家人的人,多陪伴家庭,把每一天都當作最後一天相處。

12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