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碇內浸信會

成為撥開迷霧的人

經文:伯32:2-5.7-10.16-22

講員:梁維成傳道



感謝神,帶領我們這段時間來讀約伯記,透過約伯記帶給我們很多的學習,並且也不斷在煉淨我們的信仰生命,使我們不斷思考什麼是真正的「信耶穌」!今天我們要來看約伯記32章,32章是一個很特別的段落,在這一章可以看到約伯與三個好友結束了辯論!然後看見第四個人登場,開始帶領我們有更深一層的信仰思考!我們先來讀約伯記32章1節:「於是這三個人,因約伯自以為義就不再回答他。」

三個好友發現他們無法用因果論、報應觀來逼約伯就範,讓他承認自己有罪,因此他們已無話可說!當我們在看別人的問題時,或許有我們自己的一些看法,但我們不一定能用自己以為的原因來解釋!因著「不一定」使我們學習謙卑,也學習不自我定罪!但到底應該怎麼表達,該怎麼回應?我們要透過今天的信息來學習,我們要透過以利戶來學習!以利戶的出現讓我們感到很驚訝!原本我們以為只有約伯和三個好友之間在談話、在辯論,但在32章4節說到:「以利戶要與約伯說話,就等候他們…」


以利戶可能從一開始約伯咒詛自己的出生那時就參與在他們當中,只是因為他是年輕人,所以他先不發言,默默地聽他們之間的辯論,而整個32章就在表達以利戶,他已經忍了很久了,現在終於等到他們無話可說了,以利戶才開始表達他心中的想法。「以利戶見這三個人口中無話回答,就怒氣發作。


布西人巴拉迦的兒子以利戶回答說:我年輕,你們老邁;因此我退讓,不敢向你們陳說我的意見。我說,年老的當先說話;壽高的當以智慧教訓人。但在人裡面有靈;全能者的氣使人有聰明。尊貴的不都有智慧;壽高的不都能明白公平。因此我說:你們要聽我言;我也要陳說我的意見。」(32:5-10)


從以利戶的表達裡,你會不會很有感覺,他的心裡有一些想法,他有一些理論想說,他覺得約伯和三個前輩都忽略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沒有看到真正的問題在哪裡?甚至覺得他們都陷入自己的盲點裡面,而他要來成為這個撥開迷霧的人!所以,以利戶說「我的言語滿懷;我裡面的靈激動我。我的胸懷如盛酒之囊沒有出氣之縫,又如新皮袋快要破裂。我要說話,使我舒暢;我要開口回答。」(18-19)如果往後看的話,我們會發現,以利戶講的話,的確點出了約伯的問題!雖然他也無法證實約伯是因犯罪導致招來苦難,但他卻發現約伯在為自己辯駁的時候,出現了自以為義,甚至超過神的義的情形!約伯的確是被自己的義給蒙了眼!


什麼是自以為義?

就是極為看重自己認為對的事情,並且認為神也一定認為這是對的!


什麼是超過神的義?

我比神更有道理!我要神出來解釋!還我清白!約伯是不是這樣想的?是!當他越辯論,他就越來越往這個方向去想,最後他變成是這樣想的!


當他這樣想的時候他就開始認為,這個問題是神疏忽了?是神錯待了?是神沒有持守該有的公平公義呢?神很霸道的對待了我!


以利戶的確發現了約伯的問題,並且他也很像讓約伯明白這件事!他的想法很好,但在32章這裡,卻突顯了他的一些問題,這些問題導致他明明可以很好的帶領約伯突破他的盲點,撥開他的雲霧,但卻同時也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而他的問題,也常常是我們在想幫助他人突破盲點、撥開雲霧時,容易犯的錯誤!這些錯誤,可能會導致我們所說的話,沒有成為造就人的話,反而成為傷害人的話!透過以利戶,我們可以學習兩件事:


要處理在怒氣中說話


在v2-3.5這裡說到:「…以利戶向約伯發怒,因約伯自以為義,不以神為義。他又向約伯的三個朋友發怒,因為他們想不出回答的話來,仍以約伯為有罪。以利戶見這三個人口中無話回答,就怒氣發作。」


當以利戶看見約伯做錯事,他就生氣!三個前輩的做法也不對!他就向他們生氣。而生氣帶來的結果是什麼?一開口說話就不客氣了!一開口說話就很直!因此就出現了很經典的經文:「7我說年老的當先說話,壽高的當以智慧教訓人。9尊貴的不都有智慧,壽高的不都能明白公平。」這話一說出來,就讓這些年長的人很難堪!說的話有沒有道理,有道理!但當在怒氣當中,說出這些話時,再真實、再有道理的話,也發揮不出任何的效用!還好約伯和三個朋友,也真是生命成熟的人,所以雖然以利戶說出這樣直接的話,約伯和三個朋友沒有直接轉頭走掉!而是靜靜的聽以利戶把話講完!有時候說到這裡,就會有人開始想說:「所以問題不是帶怒氣說話嘛!雖然我是帶著憤怒說話,但我說的都是事實,所以問題是聽的人生命不成熟的關係!所以聽不進去!」其實當我們帶著怒氣說話的時候,怒氣的本身就容易將溝通的門關上,除非對方能以愛來面對你的怒氣!不然,通常氣話一出,溝通就停止了!所以箴言15章1節說:「回答柔和,使怒消退;言語暴戾,觸動怒氣。」


其實,過去我就時常犯這樣的錯誤!因為我成長的背景關係,還有我的個性是很感性很熱情的,好處是熱情很容易幫助我可以很快的跟人拉近距離,但壞處也非常明顯,就是當我一生氣的時候,脾氣也特別火爆!所以我也是那種屬於很直的人,我一生起氣來,就很喜歡使用大聲的溝通!我之所以認為我是大聲的溝通,是因為我雖然生氣,但我覺得我仍然是就事論事!所以只要對方講的有理,我就服氣!所以我一直認同我的大聲溝通!


但事實上,這個大聲溝通,常常讓我吃很大的苦!我之前是認為,那是因為我是年輕人所以吃虧!我的長輩可以對我大聲,他發脾氣沒事!也不是他的錯!但如果我忍不住發脾氣,講話大聲了!不管我有沒有理,都是我的錯!所以有一段時間裡,我心裡非常不平衡,但隨著虧吃多了,也漸漸的開始反省自己!另外,也看到身邊有些人也是跟我處在一樣的處境中,同樣一生氣講話就大聲,不管講話有沒有道理,最後都吃虧!並且怒氣通常只會引起其他人的怒氣!大多時候是無法解決問題的!也導致關係更加惡劣!蘇格拉底說過:「不會生氣的人是愚者,能不生氣的人乃真正的智者!」一個真正有智慧的人,絕對需要學會控制自己的怒氣,能學會在憤怒時,好好的分辨適合說的話!這對我來說是很大的功課,我相信對有些人來說,也是很大的功課!有時候我們就像以利戶一樣,在與別人互動或是討論的時後,看見了別人有錯誤的地方,我們心中就開始忍不住的想去糾正他!那種感覺就像今天以利戶所說的:「我的言語滿懷,我的靈激動我,就像新皮袋快要破裂,我要開口,使我舒暢。」


我到現在還是一直很努力的在學習,有時候我表達時,會刻意的放慢速度,盡量在談話與溝通的時後,能不帶怒氣的保持良好的互動!每當我這樣努力,最後看見那場的談話順利完成時,我心中總是特別的喜樂!因為我感覺到自己又有一點點的進步!


愛心說誠實話or舒暢說誠實話


在第20-22節說:「我要說話,使我舒暢,我要開口回答,我必不看人的情面,也不奉承人,我不曉得奉承,若奉承,造我的主必快快除滅我。」以利戶說這些話,其實意思就是我把話說在前面了,接下來我要直言不諱了!如果說得太直的地方就請包容見諒了!以利戶覺得自己要說的是從神來的真理,也是從神來的糾正,既然是傳講神的真理,那當然要直言不諱了,從神來的真理,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


這是以利戶的態度,也時常是我們的想法和態度,在教會裡,當我們不斷的在真理上成長以後,我們每個人都對真理有自己的想法和自己的看見,所以有的時候當我們看見一些弟兄姊妹或是牧者傳道,如果他做出了一些我們認為不合真理的行為時,我們也會想像以利戶一樣的去糾正他,表達我們所認為的真理!


我印象很深在神學院讀書的時後,有位老師向我們分享過,說他們夫妻都是神學院的老師,他們在真理上也都有一定程度的瞭解,所以他們吵架的時候,常常就會用聖經的話吵架,丈夫就會說:「丈夫是妻子的頭,妻子應該順服丈夫!」妻子就會不甘示落說:「那是以弗所書的經文,那你別忘記,在後面幾節也說:丈夫要愛妻子,為妻子捨己。」

從這一點我們就可以看見,當人在說話的時候,覺得自己有理,甚至是站在真理的角度說話時,就很容易說話非常直接,覺得我們應該直言不諱的說出真理,而聽的人就應該降服在真理中!


過去我曾經有一次在一個小教會裡參加主日後的小組,那天有一個會友帶了他的親戚第一次來教會參加聚會,大家都很高興,會後我們分到同一個小組裡,大家在當中彼此分享本來都很融洽!而這個第一次來教會的親戚,他的旁邊剛好坐了一個在教會當中非常熱心服事,也非常熱衷在神話語上的一位姊妹,這位姊妹就跟這位新來朋友說,很高興你今天能來到教會呀!今天參加聚會感覺還好嗎?我跟你說真的!你真的要來信耶穌,因為不信耶穌的人都會下地獄!所以你一定要趕快信耶穌!


我坐在旁邊,眼睛都快凸出來,我看著那個姊妹,心裡淌血說:姊妹,你怎麼這樣說啊!然後我就看到這位第一次來教會的新朋友,笑容消失了!只有很尷尬的向她點點頭!什麼話也沒說!我心裡就想,完了!看她這反應!以後大概不會再來教會了!


說實話,這位熱心的姊妹說的的確沒錯!從真理的角度來看,沒有信耶穌的人都難逃審判!但我們在話語表達的時候,真的需要好好思量,我們是用愛心說誠實話呢?還是舒暢說誠實話呢?向以利戶用的就是舒暢說誠實話,他的心裡有真理,不吐不快!憋得快爆炸了!要以不奉承人的方式,直接表達出來!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說誠實話,不是一定要用奉承討好的話,或遮遮掩掩之類的但是我們說話前一定要站在對方的角度和立場,為對方著想一下,對方是否能接受你所說的話,你和對方的關係,是可以到建議、還是可以勸勉、還是可以到指導、甚至可以到責備呢?我們必須有分辨的能力,才能做出最適當的判斷,說出真正造就人的好話!


真正用愛心說誠實話的意思是,「在愛中說真理」、另一個翻譯是「在愛裡活出真理」,這愛不是人的愛,是神的愛,真理不是我們自己認定的道理,而是聖徒如何像基督那樣在教會中與眾聖徒一起活在上帝的愛裡的真理。所以無論我們覺得有多誠實又有愛心,只要我們所言所行不是出於上帝的愛或關乎上帝的真理,不是為了叫人認識上帝的兒子耶穌基督,不是為了能在上帝的真道裡與聖徒同歸於一,那就不是用愛心說誠實話。


有位屬靈前輩說,他從不把他所看到的問題,直接的訴那個人,一方面是他仍保持著查驗的心,繼續觀察,另一方面他會判斷跟對方能談到多深的程度,如果他覺得可以說五分的程度,他會先說三分,如果對方可以接受,再多說兩句!他想表達的是,要點出別人生命的問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或許我們是想要幫助別人撥開迷霧!但如果沒有處理好,我們很可能會傷害別人!今天以利戶帶著一股熱忱的心,希望能幫助約伯,撥開遮蓋約伯的迷霧,使約伯重新調整眼光回到神的身上,盼望神幫助我們,可以更多調整好我們自己,能在有機會幫助別人的時候,成為那能撥開迷霧的人!


討論題目:

1.請分享撥開迷霧的人需要具備哪些條件?

2.請分享在幫助人這件事情上,我有哪些需要成長的地方?

14 次查看1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